• 2011-01-23

    [生日贺]事过境迁之后,生日 - [随心所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ygnes-logs/101463547.html

    事过境迁之后,生日

    湘灵问枫岫,假使你当年没有被捕入狱,你会不会来赴我的一年之约。
    枫岫说,事过境迁,不必再提。
    其实按照枫岫之为人,他并非厌恶湘灵,既然已有约定,又怎会违约不去。只是他深知此时此地倘若说“一定会去”,必然会给湘灵一个渺茫的希望,而他自己的心情却已经,
    事过境迁。
    往事何必再提。

    御天五龙同时对上,一金一红一青一蓝一白,恍惚中脱口说出“小宇宙啊!”
    不禁好笑,三狗子散落的金发和周身白色的龙气,刚出场时亦正亦邪的神秘身份,对敌人的绝傲狂妄和对爱人的情深不寿,这巧合也未免太巧了点吧。
    好象。
    你说呢,冰河。
    原来有些事情不提,也不需要提,
    它就在那里。
    生日快乐。
    在黑暗静静降临的普通一夜中开心的说,生日快乐。
    好像还有没写完的坑,没做完的梦,没编完的故事,静静的放在一旁似乎随时也可以继续下去。偶尔读起自己稚嫩但充满爱的文字一边好笑一边也挺佩服自己的,这样也敢写出来还给人看去,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但当时写的很开心就连现在看起来还是很开心。过往那些时光的快乐就藏在文字当中,成为一种存在的证明,一种生命的印迹,于是不悔。
    每年都有生日,每个生日都快乐。
    从来不曾在天际中看到北天大十字,虽然说起来好像很熟悉似得,其实我的天空看不到星星,偶然一次在桂林的上空认出北斗七星对我已经是神奇。但那个大十字永远都在天上,从千万年前到千万年后,它有一天也会消失,但那对于我并无意义。
    我看,或者不看,它都在那里。

    ————————————————

    黑暗笼罩下的西伯利亚,闪烁着极光的梦境般的天空,晶莹的反射着漫天星光的巨大冰山,冰海下静静蛰伏着的坚强不屈的生命,那是一个梦。
    冰山里沉睡着一只白鸟。
    它从宙斯的花边新闻里诞生,历经无数代人的无数传奇,终于有一天,一双稚嫩却坚韧的拳再一次敲碎冰山让它暴露在西伯利亚千年不变的寒冷空气中,阳光般的金发和冰山般的苍蓝眼眸映在它没有温度的外壳上,在那个年轻而充满情感和活力的生命力激荡之下沉睡的白鸟开始苏醒。它展翅,卷来漫天的大雪,凝结成钻石般璀璨的星光。它鸣叫,引起狂躁的风暴,天地间只剩下它高亢的声音。
    它高贵、它桀骜、它寂寞。
    可触摸它的那双手却是温热的。
    那双手刚刚把一束玫瑰花放在一个母亲的身边,为她祈祷。
    多么温柔的手。
    即使到了很久之后,当这双手触碰到空气中的一丝温热的尘埃的时候,它们依然是温柔的,微微张开,接住那些下落的微尘,不忍心握拳,任它们在掌心中轻轻跳动。
    那滴泪滴在它外壳上,冰冷的,火热的。
    它永远记住了那个温度。
    它回应神之血的召唤,展开宽大的双翼,显出自己华丽而高贵的羽毛,做他的战甲。
    为了爱。

    结束了。
    结束的是仇恨,不是悲伤。

    ————————————————

    结束了。
    结束的是仇恨,不是悲伤。
    其实这是啸日猋说的。
    他也这么温柔。

    ————————————————

    事过境迁之后,生日。快乐。
    一起遥望星空。
    一天之后是新的一天,12点和0点之间没有隔断,2010年的最后一天和2011年的第一天似乎没什么区别,时间就在指缝中消逝,看得见,摸不到。
    但原来还有些事情,
    在心里,
    永远不境迁。

     

    分享到:

    评论

  • 五小强里我也最喜欢冰河!不过这娃太惨了,每次都要跟自己最亲的人对决,最后还总是赢得非常彻底……
    似乎和阿瞬关系暧昧……阿瞬的温和跟他的冷峻孤独还挺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