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25

    E to S (10) - [小说连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ygnes-logs/10022363.html

    Chapter10. 神迹


    菊地健其实是被艾尔扎克晃醒的。
    任何人被人用那种可以叫人骨头架子都散掉的方式不停的摇晃还无法清醒过来的话,那个人只可能是死人,遗憾的是,不,应该说庆幸的是,菊地还活着。
    好像刚刚从冥府里爬回来了似的。
    不仅仅是还活着,在被人灌了几口白兰地又喝下一整杯的热巧克力之后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各种机能已经重新开始运作了。
    然后他的听觉才真正把信号如实的反应到大脑中去。
    他终于听懂了那个芬兰人的话。
    冰河呢?!
    冰河——
    冰河·奥伦治!
    “奥伦治,他们还在上游的恩达洛,”菊地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了艾尔扎克的衣服,“我们已经离开那里三天了,快去救他们。”
    他看见那个芬兰人铁青着脸站起来,指了指身边的几个当地人,“你们几个留下来照顾他们两个,其他的人跟我一起立刻启程。”
    “我和你们一起去,”
    菊地咬紧牙拼命站了起来,“我知道怎么走。”

    到达恩达洛的时候又是三天之后,不管怎样的加紧走路乃至日夜兼程,莽林还是最大的阻碍,加上唯一清楚道路的菊地身体并不健康,虽然补给品充足,如此的行走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了。
    “看,竹林!”
    他们中间终于有人第一个停下来指着不远处一片碧云。
    被废弃的恩达洛村就在那片碧云脚下。
    菊地远远的就看见了在半倒塌的茅屋里Wood教授安静的躺在一个皮书包上,似乎已经死了。
    “他还没死——"
    最先赶到他身边的艾尔扎克将手放在教授鼻翼边,“不过也差不多了,马上把巧克力加热,谁先拿点酒过来!”
    “太好了,”菊地长长的喘了口气,他一直担心着教授的身体会不会支撑不下去。
    “有那么好吗?”
    艾尔扎克的语气有点奇怪。
    “怎么了?”菊地拖着疲惫的身体朝他们走去。
    艾尔扎克一手扶着早已昏迷过去的教授,一手指着他的嘴唇。菊地清楚的看见一道已经凝结了的淡色的血痕从教授的下唇一直到衣领里。
    菊地有些茫然的看着他面前的芬兰人,“教授受伤了?”
    艾尔扎克摇了摇头。
    “那是——”
    菊地想起了另一个人,“难道——可是——难不成他割伤自己然后用血来救教授——”
    那芬兰人不再看着他,并且将教授交给身边的人照顾——
    “他们怎么了?”
    菊地猛一起身却发现随行的几个当地人正趴在不远的地上,冲着竹林的方面行最高的礼节。
    他好奇的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菊地健看见了雪。
    他握起拳头朝着自己的脑门就是一击。
    还是雪。
    碧色的竹林里的那一大片白色,散发着寒气覆盖了竹林脚下的土地。
    这里应该是南美洲吧,他有些恍惚的想,这里应该是南美洲的刚果密林吧,这里的生物应该从第四纪冰川纪结束以来就应该再没被冰雪覆盖过吧。
    然而眼前,那片竹林下的开阔地上覆盖着的,分明就是雪,以及积雪凝结而成的薄薄的冰层。
    是什么力量让这些积雪在平均气温30摄氏度湿度95%以上的刚果丛林里依然能够凝结。
    冰河就躺在那里。
    六角形的雪花还在他头上欢快的飞舞着。
    不可思议的和谐。
    仿佛他生来就应该在雪中,死后也应该永远沉睡在雪里一般。
    菊地呆呆的望着那里,根本想不起自己应该做什么。
    然后他听见了一个声音。
    站在他身边的芬兰人用一只手捂着嘴,惊恐的瞪着眼前的一切,完全被抽干力气似的,跪了下去。

    艾尔扎克看见了雪。
    他看见了六角形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着,渐渐将黑色的土地全部覆盖,将碧色的竹林覆盖,一点一点的,变成白桦林。
    他觉得自己穿过了时间和空间,回到了多年来只曾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伯利亚海。
    那片晶莹的还反射着淡淡的蓝色光芒的冰海。
    冰河就躺在那儿,毫无知觉的躺着。
    我喜欢这儿,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管我是不是圣斗士,我才不要去什么圣域呢,我就留在这里,永远陪着妈妈,永远睡在冰海里——
    少年清冷的嗓音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响。
    他突然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再也站不住了。
    “不是真的,”
    腿软到站不起来,他只能手足并用的爬到冰河身边,他拉着他的衣服拼命的晃着,“醒醒啊冰河,起来啦——”
    他听见自己的牙齿在打颤。
    他臂弯中的身体那么冷,冷的已经不可能再蕴藏生命的力量了。
    “起来了臭小子——”
    他被他自己的呼吸呛住。
    那个被他紧紧的抱着的冰冷的身体,一动也不动,金色的短发沾满了雪花,快要变成白色的了。
    他绝望的扬起头,看着那些不知从何处落下的雪花。
    那个已经倾斜了的水瓶,隐隐的在空中,曙光正从倾斜的瓶口溢出——
    不要带他走——
    他拼命大喊着,但他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
    卷着雪花的冷风把他的声音带走了。

     

     

    PS:麦子的话

    终于要写完了,这个历时1年多的艾冰CP,真是不好意思,其实故事的主线是一开始早就想好的了。原谅一下麦子的懒惰吧,鞠躬。
    E to S,ENDING to START,一个结束到另一个开始。圣斗士的奇迹结束,普通而平静的人生的开始,你能否接受,轰轰烈烈之后的虚无。E to S里面的冰河,看起来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人,不管是麦子还是艾尔扎克,又或者菊地,大家都愿意在这个名字的背后加上更多的东西,比如理想。想要去爱或者去保护,都源于一种对于理想的向往,虽然没有能够很好的表达出来,至少麦子是这么想的。
    关于艾尔扎克,麦子一向都是抱着爱屋及乌的态度,然而这一次不是,从全文来看,他才是真正的主角。这里有一个活生生的艾尔扎克,一个会嫉妒会逃避会害怕会抱怨最终还是不想放开手的艾尔扎克,一个全心全意想要保护冰河的艾尔扎克,这就是麦子的原意,有这样的艾尔扎克,冰河也许就真的可以更加幸福的渡过剩下的人生。
    唉,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冰河,麦子一向认为只有艾尔扎克这个人,才是完完全全属于冰河没有人可以争的了的。
    为什么要写菊地健。
    其实麦子也不是特别清楚,一开始写只是想从另外的角度交代一个不一样的几年之后的冰河的出场,后来觉得,有些事情从当事人和旁观者两个角度一起写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何况麦子这次没打算以冰河的视角来写,所以冰河那方面的事情用菊地的视角来交代会简单和明确很多。然而也许最重要的原因是,菊地是和麦子一样的,不是圣斗士,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普通人同时也是一个真的爱着冰河的人。在很多事情上也许他的想法才最接近麦子的想法,于是他就这样留下来了,并且成为了麦子的代言人。

    “长夜昏睡过去之后,就是新的一天。
    早餐工作午餐工作晚餐。
    他已经不再期盼爱情,他只能每天每天安安静静的活着,放荡的自由的愉快的活着。
    那些粉红色的故事,是说给18岁的少年们听的。”

    如果现实就仅仅只是这样,活着为了什么。
    幸好菊地和麦子,都遇见了冰河。

     

     

    分享到: